需要改变传统的教育思想观念

    礼仪教育应当更鲜活、生动。礼仪校规的设立,目的不外乎教育学生们学礼仪、传承礼仪。但礼仪校规不应当是礼仪教育的全部内容,礼仪校规只是一种对礼仪实践的约束,真正地礼仪教育应当形式更多样,载体更丰富,方式更灵活。学校作为教育的重要主体,应当把品德教育放在与知识教育同等的高度,主动承担礼仪教育的重任。礼仪教育要融入学生学习、生活的日常,可以通过传统节日文化、参与社会实践活动、观看相关教育片,学习先进人物事迹等创新载体,加强亲情教育、感恩教育、伦理教育等等,用鲜活、生动的实例更能让学生加深对礼仪的理解和把握,从而让礼仪教育取得更良好效果。
  礼仪教育应扩大内涵,善于融合时代特色。礼仪的发展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不断跟随时代演进的。在传承传统礼仪的同时,也应深入结合时代特征,善于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新时代道德、礼仪教育注入新内涵。因此,礼仪校规若仅仅只是传承古老的礼仪形式未免过于教条、死板,学校在加强学生传统礼仪教育的同时,应当有更高站位和更大格局,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善于从新时代道德要求、价值追求、社会伦理观念、民风民俗中为礼仪教育汲取更广泛内涵,让礼仪教育的时代特征更加鲜明,更有助于提升新时代社会文明道德水平。
  礼仪校规是传承礼仪、加强学生礼仪教育的重要实践,但礼仪校规不是礼仪传承、教育的唯一形式,这一点学校必须明确。鉴于此,学校礼仪教育更不应死板、教条,而要善于通过更多形式内涵丰富的教育方式,让学生学礼、懂礼、讲礼、用礼,培育形成更加浓厚的礼仪文化氛围。未来,会不会有这么一天:你的老师成了机器人,它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它了解你所不了解的自己,它可以把复杂的数学公式变成好玩的动画,它能够帮所有公民订制私人化的学习……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教育系统会变成什么样子?
  科技的进步为人类发展带来了诸多可能。在日前以“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升级”为主题的会议上,中外专家一致表示,人工智能(AI)等新技术正在渗入教育行业。不过,在新技术与教育结合之前,我们必须面对以下三个问题。
  问题一:新技术+教育=?
  人工智能化和大数据化是未来技术发展的趋势。对于新技术,教育市场保持着本能的敏感。“3年之内,人类对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贡献将达成共识。”沪江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伏彩瑞在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期间给出了这样的预测。不过,在把新技术引入教室前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新技术与教育的诸多结晶中,最经常被提及的是个性化教育。“新技术可以成为助力个性化教育的绝佳工具。”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执行委员会委员Joerg Draeger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当前大学生的数量仍在增加,这意味着教师应对学生多样性的难度越来越大,同时,社会分工细化推动教育课程的细化,让教育越来越昂贵,“技术将能够根据个人情况,将个人与合适的课程配对,并与社会需求配对”。
  解决教育资源稀缺和不均衡,也成为教育领域对新技术的期待。“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可以促进教育公平,让贫困家庭的孩子也能获得教育的机会。”童行计划(WePlan)创始人郝景芳说。
  当前,教育行业中对前沿技术敏感的企业,早已经在AI+教育的方向上迈出第一步。“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一边连接着成千上万的乡村学校,另一边连着各个城市甚至全球的教育名师,让名师们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足不出户,给那些山区的孩子们上课,传授知识。”伏彩瑞说,他们提出的“互+计划”已经在两年里链接了全国13个省份的3000多所中小学,影响10多万名教师和100多万名学生。
  问题二:学生会成瘾吗?
  新技术的引入会让课堂出现更多新设备,如手机、平板电脑等。不少人担心,这些设备会让学生沉迷于网络游戏,难以专注学习。
  “对于这一点,我倒不担心。学校就要给孩子提供符合21世纪特点的技术和环境。”Draeger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学校禁止孩子用手机,我是不赞成的。学校应该是教育孩子们不用,而不是禁止孩子使用手机。在21世纪,手机、网络随处可见,学校应当教育孩子如何更合理地用,而不是禁用。”
  他表示,在美国,75%的教师认为未来10年里,数字化学习将替代依赖印刷式课本的学习。
  “此外,用AI并非每个孩子都有手机,而是帮助教师开展教学。如果AI告诉教师某位学生的功课已经完成了,或者是因为学习时间太长而没有新的进展,教师可以把孩子送去足球场,放松一下。”Draeger说。
  提到网瘾的问题,郝景芳笑言:“如果数字化学习可以让学生沉迷,那说明这款学习型人工智能是非常成功的!”
  郝景芳表示,从目前来看,我们还需要设计更好的课件,吸引和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一个好的AI系统需要好的科教库、学生资料库,这样才能实现智能匹配、答录等,而这些还需要慢慢摸索,需要花大量时间去积累、计算”。
  问题三:教师会失业吗?
  在突尼斯,在线教育已经流行起来,但是突尼斯高等教育、科学研究和信息通信技术部长Slim Khalbous发现,对改变的最大抵触来自教师,因为在融合的过程中,需要改变传统的教育思想观念。
  除了需要转变观念外,另一种担心在于冷冰冰的机器是否会彻底替代教师,担任人类灵魂工程师?对于这样的问题,乐观的实践者们大多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即便是在技术已经能为学生提供在线教育和互动的情况下,很多学生还是希望见到教师,技术很重要,而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也是不可忽视的。”Khalbous说。
  对于该问题,Draeger也十分乐观。“不是替代,而是解放。”Draeger说,“教育内容中20%是教学,80%是交流。人工智能正在将教师从千万遍的重复授课中解放出来,并使其能够专心于交流。” “无论在哪个国家,好老师永远是奇缺的。”伏彩瑞表示,人口急剧增长,意味着老师永远不够用,传统的教育方法已经不能解决教育资源短缺的问题,只有通过人工智能等互联网技术才能补充教育资源,实现教育公平。
  时常写人工智能与人类对抗故事的郝景芳,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前景的预判,远比她在小说里体现的态度要乐观得多:“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只是一种工具,在可预见的未来还不会是一个人格化的存在,要真正提升教学质量,我们需要更多教师。”
  “教师特别是很多农村教师的水平有限,具有局限性,在这方面新技术可以提供很好的补充,让教师可以更多地关心每一个孩子的成长,扮演情感沟通的角色,鼓励学生更好地完成学习任务。”伏彩瑞说。学生每天上课前要向老师鞠躬行礼,弯腰90度,停10秒以上,老师回礼弯腰不得小于45度;每周家庭作业,学生必须向父母长辈鞠躬说声“您辛苦了”,为老人洗脚一次不得少于3分钟……近日,位于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的尚书中学因为这项特殊的礼仪校规“火”了。(11月10日 中新网)
  礼仪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礼仪之邦的美誉,这与中华先民重礼仪、重美德有着极大的关系。如今,传统礼仪走进校园,学校师生学礼仪、传美德,体现着当代人对中华礼仪文化的重视与保护。因此,对“礼仪校规”不该有过多误解,它本身与形式主义无关,但笔者认为,礼仪教育也不必过于“死板”,传承礼仪不必拘于流程化形式,激发礼仪意识、培养礼仪习惯更重要。
  礼仪校规意义重于形式。立人先立德,让学生学礼仪既是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也是让学生从小树立良好道德意识,养成文明有礼的言行举止,专门让学生学习礼仪意义非凡。知是行之始,让学生理解礼仪对于人际交往、文明道德的重要意义,比每天重复礼仪动作更为关键。因此,学校虽然要求学生给老师鞠躬、给老人洗脚,处处做礼仪动作,但更重要的是要教育他们为何学礼仪,让学生们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礼仪观念才会真正在学生心中扎根,礼仪行为才会自然而然地成为学生们日常行为准则。若只是每天简单重复几个礼仪动作,一旦学生们的好奇心理、新鲜劲儿过了,礼仪校规沦为机械式的动作重复,就真变成了形式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