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出闻名全国的“沙集模式”

    睢宁县沙集镇“小镇客厅”展示中心。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者,赶来学习这个被马云点赞的“电商镇”。作为沙集的“领头人”,39岁的杨帆激情满怀,向大家讲述着小镇的蝶变。
  从当年“垃圾围城”到如今“村村淘宝”,沙集用短短几年时间,走出一条乡村转型发展的新路,探索出闻名全国的“沙集模式”。
  “不转型不行,转型慢了也不行,必须拿出时不我待的劲头,勇敢跨过发展中的一道道坎。”杨帆带着万余电商努力闯出新天地。
  转型再难,思想不能畏难
  杨帆在沙集工作已有6年。2012年,当他来到这里当镇长时,领导给他说了一句话:“你很年轻,应该懂网络,钻研新事物。”
  领导的期待,背后酝酿着一场大改革。那时的沙集,还在延续二三十年前的老行当——发展废弃塑料回收加工产业。当时,沙集的相关企业有1200多家, 从业人口近2万人,年产值达15亿元,形成庞大的产业集群。不过,危机已经显现。
  “我站在镇政府楼上往下看,全镇的废塑料堆成山,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塑料味。”杨帆意识到,再不转型发展,生态环境承载不起,“外人说我们‘在垃圾堆上喝茅台’,这是一种讽刺啊。”
  2014年初,杨帆主动请缨,立下责任状,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在一年时间内对废塑产业进行彻底清理,800多家企业快速转型为家具电商。
  今年4月,徐州吹响大气污染治理的冲锋号,沙集700多家散乱污企业需整改。沙集,又一次站到转型的关口。“有人当面质问我:‘这是不是又是你们搞的?’”杨帆没有退缩,他带着班子成员挨家挨户地跑。最终大家统一认识:哪怕转型再难,思想上也不能畏难,一定要壮士断腕,打赢攻坚战。
  在金多喜家具公司,记者在3000平方米的厂房内看到,生产线流水作业,没有锯末四处乱飞的状况。该公司负责人程怀宝告诉记者,公司花了30多万元,新上一套脉冲式吸尘机器。对此,程怀宝最初不理解。经过杨帆的多次沟通,程怀宝终于接受,上了这台设备。公司环境好了,回收的锯末还能当环保燃料,每吨卖650元。
  经过几个月努力,如今在沙集,九成需整改的企业正在或已完成改造。不少像程怀宝这样的电商,主动走上规模化、绿色化的生产道路。
  转型求新,勇立潮头创未来
  今年3月底,国家木质家具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在沙集启用,中心每年可检测800个批次。每次三四千元的检测费,企业只要掏几百元,其余由镇里补贴。这成为沙集产品质量提升年的重要抓手。“有班子成员觉得没必要弄,我却说刻不容缓。沙集的每一次发展,都离不开解放思想。”杨帆说。
  杨帆有如此决心,正是看准问题所在。目前,沙集网店数达1.62万家,电商相关从业人员3.77万人。除了电商产品质量问题外,企业诚信、产品设计研发、品牌包装等,都已成为制约产业做大做强的瓶颈。
  正是在杨帆的倡导下,一系列破题之举陆续推出。电子商务产业园内9万平方米的多层标准厂房项目通过验收,26家企业签订入驻协议;投资5000万元的安能物流分拨中心投入运营;申报徐州市知名商标6个,徐州市名牌产品10个;办电商沙龙,带队外出培训;先后建立泰州学院实践教学基地、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社会实践基地,与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矿业大学等高校建立全国电子商务和电子政务联合实验室实践基地。
  “杨书记鼓励多元发展,我们党员电商要带好头。”今年5月,沙集镇电商协会支部书记刘兴利带着大伙,建起2万平方米绿植、花卉大棚。到9月完成培育后,他们将运用原有的电商渠道,再开拓一个新产业,预计年产值可达千万元。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7月2日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屈冬玉介绍深入推进“互联网+农业”促进农业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有关工作情况。屈冬玉表示,作为“互联网+”行动指导意见的重要组成部分,“互联网+农业”近年来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互联网技术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不断深化。
  屈冬玉介绍了几个农业转型升级的具体事例:此前,农业农村部组织九省开展农业物联网区域试验,发布了426项节本增效农业物联网产品技术和应用模式;2017年,我国启动实施了数字农业建设试点;2018年,我国成功发射了首颗农业高分卫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棉花大田种植集成应用了物联网技术,综合应用效益每亩增加210元。
  同时,农业农村电子商务也在快速发展。据悉,农业农村部在14个省市开展了农业电子商务试点,探索鲜活农产品、农业生产资料、休闲农业等电商模式,在428个国家级贫困县开展电商精准扶贫试点。截至2017年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已累计支持了756个县,农村网络零售额达到1.25万亿元,农产品电商正迈向3000亿元大关,带动就业人数超过2800万人。
  此外,有关部门深化实施宽带乡村工程,持续推进农村地区电信普遍服务,农村互联网基础设施条件明显改善。2017年底,全国行政村通宽带的比例达到96%。
  “互联网+”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2017年,我国农产品加工业产值达到22万亿元,休闲农业、乡村旅游营业收入达到7400亿元,各种创意农业、分享农业、众筹农业等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不断挖掘农业的多功能,让农民分享增值的收益,这些都是‘互联网+’催生出来的。”农业农村部农产品加工局局长宗锦耀在吹风会上表示,下一步,农业农村部要继续实施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推进行动。
  据介绍,未来农业农村部将落实政策引导融合,推动落实财政、金融、税收、科技人才、用地用电等扶持政策落地生效,扶持一批县、乡镇、村,发展农村的融合发展先导区、示范园,培育融合发展的企业主体。此外,还要发展产业支撑融合,围绕现代农业和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鼓励发展种养业、加工流通、休闲旅游、电子商务、健康养老、养生等产业,构建乡村产业体系,促进产业兴旺。 随着网购的普及,人们经常会发现,网上有些商品标明电商专供或者电商定制版。电商专供或者电商定制版商品有时在价格上存在一定优势,但也可能暗藏问题,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总结了电商专供的一些异常表现(7月2日《法制日报》)。
  从表面上看,一些电商推出专供或定制经营模式,是一种创新举措,不仅有助于商品促销,而且满足了消费者个性化、超值化的需求体验。然而,从现实情况看,显然让消费者大失所望。比如,电商专供的家电,价格便宜但偷工减料;专供的食品,在包装上大肆宣传自己;专供的服装,网络同款质量差很多;专供的数码产品,低价高配关键部件缩水……可见,电商专供,其实也是忽悠消费者的一种套路。
  不可否认,对于电商专供,如果商品仅是质量有差异,而符合国家标准,那么电商其实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打个擦边球。问题是,一些电商专供,以低价博眼球,拿价廉物美当卖点,明知道销售的是两种不同的产品,却刻意混淆两种商品,也不尽到告知义务,使消费者频频落入专供的陷阱,导致利益受损。可见,电商专供,属于不实促销,涉嫌变相消费欺诈,踩了不正当竞争的红线。
  从电商专供现象中可以看出,随着我国网络经济的迅猛发展,消费领域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给消费者维权造成了诸多困难,消费者的权益往往难以得到周全的保护,消费者弱势地位日益明显,消费者和电商的地位不能实现实质意义上的平等。特别是,网购“两高两低”现象,是消费者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是老大难问题。这表现为:一是电商失信收益高,失信成本低,失信收益高于失信成本;二是消费者维权成本高,维权收益低,维权成本高于维权收益。比如,在电商专供促销活动中,一旦发生消费纠纷,消费者要承担举证义务,维权成本会很高。
  电商专供,还需市场专管。首先,规范电商专供行为,并成为一种管理常态,对于严重产品失真和价格违法行为,要将涉事电商纳入失信黑名单,并予以公示,方便消费者监督。
  再者,加强电商平台商品质量和价格管理,落实诚实守信经营责任。特别是,电商平台要加强自身管理,建立健全集中促销期间质量和价格监控机制,利用技术手段预防商家涉嫌违法的调价行为。
  此外,消费者也要培养良好质量和价格意识,坚持精明理性消费。只有维护消费者的权益,网络经济才能更加公平正义,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才能通过消费安全得到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