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产业不断延伸的链条中

    在体育产业不断延伸的链条中,政府、企业、社会团体、参与人群各自应扮演什么角色,从哪里去撬动供给侧改革的杠杆,是一个值得仔细琢磨的话题
  体育产业是朝阳产业、绿色产业,但这并不意味着机遇和盈利唾手可得。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体育产业要从大众需求的角度出发,提供更为多元、更为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才能开掘出这座“金矿”。其中的酸甜苦辣,从业者的心声值得一听。
  一位从事青少年体育培训多年的创业者感慨,现在不少资本看好体育培训,但“我们缺的其实并不是钱”。或者说,即便有了更多的钱,也不见得能解决发展的瓶颈。
  具体来说,这位创业者碰到的瓶颈有两个。一个是场地,他所在的城市,能够“发掘”出来的场地基本已经被过了一遍筛子,首先是总量不足;其次很多单位和学校的场地并不对外开放,即便利用率还可以再提高,培训机构想租用也是无可奈何。另一个瓶颈是渠道,体育培训的重点人群是青少年,很多培训机构都有和学校合作的意愿,他们在相关项目上的专业培训能力也可以弥补学校体育课的不足。但这方面尚缺乏相关管理部门的制度性引导,他们和学校的合作,也是浅尝辄止,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像这样的问题,即便我们手里有了更多的钱,眼下也没什么好办法。”
  这样的感受道出了体育产业发展进程中机遇和矛盾并存的现状。从体育培训这个细分市场来看,家庭和社会的需求都在快速增长,不但足球、篮球、乒乓球、羽毛球这样的运动广受欢迎,一些原先的小众项目如击剑等也日渐红火。另一方面,场地、师资、符合青少年身心条件的专业教程等,都是发展的短板和软肋。如何补强,体育产业的供给侧改革正当其时。
  随着需求的增长,更为细分的市场也在出现。比如,针对场馆运营这块“洼地”,就有专业的公司应运而生,既盘活存量,又扩大增量。在体育产业不断延伸的链条中,政府、企业、社会团体、参与人群各自应扮演什么角色,从哪里去撬动供给侧改革的杠杆,这是一个值得仔细琢磨的话题。“社会办体育”的大趋势下,打破原有框架、重新配置资源的不应当只是体育部门一家。多倾听从业者的声音,多了解大众需求的热点,体育改革的坐标自然就更为清晰。汶川地震已过去十年,记者近日在川陕两省的北川、广元、宁强等昔日地震灾区走访发现,体育不仅是人们走出悲痛的心理“止痛剂”,也已渐渐成为灾区百姓新生活的重要元素。
  援建场馆变身灾区新“中心”
  灾后重建的过程中,一座座体育场馆在灾区拔地而起,不仅补足了一些地方的体育基础设施建设短板,也让灾区形成了新的区域活动中心。
  在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投资1.2亿元的县体育中心在2010年建成。翻看该中心的活动记录可以发现,自建成后,每年在此举行的各类体育赛事、活动平均达到40余场(次),2018年更是已排得满满当当。
  记者日前来到该中心时正是傍晚,体育馆中有两支队伍在进行气排球比赛,体育场外的小广场上人们在跳着广场舞,体育场内不少人在跑道上快走散步。该体育中心主任牟廷成介绍说,羽毛球场、篮球场、残疾人健身房等设施,均是免费开放,常年在此参与健身的群众达1万余人。
  而作为澳门特别行政区援助四川省广元市的灾后重建重点项目,广元澳源体育中心也成为了广元的百姓健身新去处,该中心将所有场馆和健身设施对广大市民实施了免费开放,截至2017年12月底已累计接纳健身群众400余万人次,这里也是即将举行的四川省运会主会场。
  运动项目被赋予新“使命”
  相比十年前,现在人们的健身需求更为多样,室内室外的广场舞、柔力球、跑酷、轮滑等项目丰富多彩,在不同年龄段的人群中“百花齐放”。同时,体育对于健身者也不再仅仅是一项强身健体的活动,更包含着心理疏导、沟通感情、实现自我等更多的“使命”。
  在昔日重灾县陕西省宁强县,县体育馆外走廊上与球友们切磋乒乓球的史文奇,就是靠着打球减压放松、收获友谊的“新宁强人”。他说:“我刚到宁强的时候,一天到晚脑子里都装的是工作。后来遇到了现在的球友们,我就把撂下好多年的乒乓球又捡起来了,现在只要有空就约过来切磋几盘,既锻炼了身体,生活乐趣也丰富多了。”
  在广元昭化区,柔力球已经成为这里最受百姓喜爱的运动项目之一,全区目前有柔力球队伍207支,约15000人常年练习柔力球。2013年,该区成为首批“全国柔力球之乡”的一员,创编的《美丽中国》成为全国第十一套柔力球规定套路。
  谈及发展柔力球的初衷,昭化区体育局副局长刘宝洲表示,各个年龄段都可以从柔力球中找到乐趣,而且这项运动对场地要求不多。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能在练习过程中潜移默化受到影响,从而更快走出地震阴霾,是之前推广柔力球的重要初衷之一。
  体育活动已成生活新“底色”
  “印象里在北川老县城像样的运动场地只有一块不大的空地”,今昔对比让牟廷成很是感慨,“现在与地震前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震后十年,生活在当年灾区的人们,一大感受就是身边的体育基础设施变化巨大,在广元嘉陵绿道上飞驰而过的骑行者、在宁强玉带河畔步道上散步的老人,在北川永昌小学球场上踢球的少年……体育已经深深融入灾区震后的新生活。
  运动习惯、运动自觉正在坊间形成。北川体育中心的室内场馆一般来说要早晨8点左右才正式开放,但不少人有晨练习惯,工作人员有时就把场馆钥匙拿给第二天要一早来锻炼的人。“大家对于自己锻炼的场地都会很自觉的维护,对体育爱好者我们有充分的信任,当然,相关的规章制度和后备措施也会准备好。”牟廷成说。
  除了平日生活,体育也深度融入了学校。北川永昌小学2010年竣工落成并正式投入使用,八年以来,足球已经成为该校的“第一运动”。每年春季,学校都要举办足球联赛,而从2015年春季起该校还与北川当地一些小学一起进行片区足球联赛。去年该小学被认定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
  邓富强曾长期担任该校主管体育工作的副校长,他介绍说,全校40多个班级,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男、女足球队,每周三下午还有专门的足球选修课,足球已经成了孩子们学习生活的重要部分。
  “赛场上多一些流汗,回家就少一些流泪,体育虽不是生存必需品,但在绵长的时间中,却展现出一种持续且坚定的力量,陪伴着大家走稳接下来的人生之路。”邓富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