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对叙危机的总体思路

    老挝新闻文化旅游部部长波显坎·冯达拉在论坛上致辞时表示,在老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断发展的大背景下,两国间交通越来越便利,旅游领域的交流合作顺利开展,旅游往来规模逐年扩大。
     解晓岩的两句话令记者印象深刻:“军事手段已被证明解决不了问题,只能制造更多杀戮和仇恨,对解决叙危机没有任何帮助”,“要坚持政治解决大方向,牢牢抓住政治解决的牛鼻子”。
  不过,在现实操作层面,政治解决进程依然举步维艰。该如何看待这一落差?
  对记者提出的疑惑,解晓岩的回答却给人一丝鼓舞。他说,必须看到,从数轮联合国日内瓦和谈到索契对话再到阿斯塔纳和谈,政治解决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比如停火协议、设四个冲突降级区、同意讨论四个议题(组成过渡权力机构、修改宪法、选举和反恐)、决定成立宪法委员会等。“所以,要两面看问题,既要看到面临的挑战,也要看到阶段性进步。”
  对于如何解决叙利亚危机,解晓岩有他的心得,那就是——“天下难事必作于易”。他告诉记者,可以先从四件相对来说的“易”事入手。
  第一件事:真正全面执行停火协议,让冲突降级区的协议得到落实,此事有紧迫性,只要各方有充分政治意愿,可以做也能够做。
  第二件事:在组成宪法委员会一事上应尽快推进,取得实质进展。
  第三件事:国际社会应形成合力反恐。而且,国际上对于反恐应有统一标准,所有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恐怖组织,都应坚决打击,不该有选择性。
  第四件事:关注人道主义危机。由于战事未停,当前,国际社会应考虑提供更多人道主义援助,比如急需的物资,保证难民和无家可归者的基本生存。
  劝和促谈:中国两边都能说上话
  解晓岩说,担任特使两年多来,他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尤其是中东地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希望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这不是客套话,而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为何这些国家如此信任中国?解晓岩的一句话可以作为最佳诠释,“在叙问题上,中国没有私利,只有公心”。
  “中国政策目标和工作焦点就是劝和促谈,这是中国扮演的最主要角色。”解晓岩说。
  中国最高领导人会在不同场合(比如借访问的机会)、通过不同渠道、形式(电话、口信),做各方工作,传递政治解决的立场主张。
  在劝和促谈上,中国有着其他国家不具备的优势。比如与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中国两边都能说上话。
  在安理会场合,中国也做了大量工作。比如维护安理会的团结,中国尽量弥合分歧,推动安理会形成共识。又如中国促成了十多个涉叙问题决议草案。解晓岩特别提到,在涉叙草案上,中国动用了6次否决权。在安理会,中国总是慎用否决权,前后也仅行使过十几次,但涉叙问题占6次。“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主张,任何决议草案不能出现动武字眼,不能要求政权更迭。那些可能导致局势恶化的决议草案,中国也不会赞成。”
  中国智慧:综合治理,去病除根
  而在劝和促谈背后,蕴藏的是解决叙利亚问题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思路。
  解晓岩说,中国智慧体现在四个层次:第一,“和为贵”。这是中国应对叙危机的总体思路。这意味着不管各方分歧有多深,都要坐下来谈,去实现和解。第二,奉守天道。在国际关系和外交领域,“天道”就是《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基本原则,是国际关系准则,不能合则用不合则弃。第三,和合共处。不同的国家、民族有不同的历史、文化,但完全可以和而不同。第四,标本兼治。西方外交的思路就像西医思维“quick fix”(除去病灶,快速治疗),而中国外交却如中医思维,讲究综合治理,去病除根。
  面对叙利亚问题的诡谲多变,中国总会“在不同场合和不同时间节点提出自己的主张和倡议”——自2012年以来已先后提出“六点主张”“四点倡议”“五个坚持”和“四步走”等思路和举措。那么,在当前叙局势骤然趋紧的情势下,中国又会在哪些方面着重用力?
  解晓岩认为,从中长期看,中国会在几件事上下力气。首先,不能让政治谈判势头失势。联合国日内瓦和谈自去年12月起就中断至今,何时重启似乎遥遥无期。“我问过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他表示现在重启对话时机还不成熟。”解晓岩说,中方希望为下一轮和谈创造有利条件,营造良好环境。
  其次是反恐。IS虽被击败,但恐怖组织“支持阵线”“东伊运”仍躲在叙北部,应继续打击。
  此外,还有人道救援与战后重建。解晓岩说,中国已提供多批次人道援助,包括各类物资和现汇援助。除了创造实物层面的“硬环境”,中国现在还用心建设精神层面的“软环境”,比如为叙利亚提供教育培训。近日,以发展重建为主题的叙利亚研修班在上海结业,为叙战后重建培养人才,这也是首次尝试,以后还会继续。
  在解晓岩看来,解决人道危机至少包含两个层面:一个是经济层面的民生重建,修路修桥,恢复基础设施;一个是社会层面的民心重建。“这是一个撕裂的社会,要想办法把叙利亚人民遭受的心灵创伤逐渐抚平。”教育培训属于民心重建的内容。
  “中国为解决叙利亚问题提供的思路措施未必会立刻见效,但是,我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中国的哲学智慧、解决危机的思路会被证明是正确有效的。” 瑞声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瑞声小镇项目开工。市长丁纯出席开工仪式并致辞。
  丁纯指出,当前常州正处于发展的加速期、关键期,打造高质量的工业明星城市,需要以高质量的重大项目来支撑和引领。瑞声小镇的开工建设,彰显了瑞声科技立足全球产业布局、抢占产业发展“智高点”的战略雄心,再次体现了瑞声科技不忘家乡发展的情怀与担当。希望瑞声科技以瑞声小镇开工为新的起点,积极抢抓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发展的历史机遇,打造公司跨越发展的全新里程碑。市、区各级各部门要继续弘扬“店小二”精神和工匠精神,为项目建设和企业发展提供精准、精细、精心的服务,确保项目早竣工、早投产、早见效,共同将瑞声小镇建成具备全球顶尖技术创新能力,蕴含历史文化,高效、智能、生态的新型园区。
  瑞声科技业务涵盖声学、反馈触控、无线射频、光学等最新智能设备,综合实力位列中国电子元件行业百强第二。2017年实现销售收入211亿元,连续多年实现30%以上增长。
  瑞声小镇规划面积3.7平方公里,核心区1平方公里,将形成“两轴两廊,五片区两中心”布局,包含国际创新技术交流区、龙头企业智能制造区、创智孵化研发区、综合服务配套区、农业观光区等5个片区,创建研发创新、人才集聚、未来产业、成果转化高地,建成国家新一代信息技术及“中国制造2025”示范基地。
  副市长、武进区委书记史志军和市政府秘书长杭勇出席开工仪式。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杜江在致辞时表示,在两国领导人的引领下,中老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进入新时代,两国人文交流与旅游合作迎来新契机。双方应抓住历史机遇,不断深化旅游发展共识,努力培育多层级、宽领域的旅游交流合作机制,并积极采取措施,持续扩大旅游交流规模,不断丰富旅游合作内容和成果。
  杜江介绍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旅游市场最新情况,并热情欢迎老挝游客到访“超乎想象的中国”。
  中国驻老挝大使王文天在致辞时表示,增进双方人员往来,加深民间沟通与理解,既是深化中老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需要,也是双方的共同愿望。中老两国旅游领域合作潜力巨大,已成为中老务实合作的新亮点。
  推介会现场展示了诸多中国旅游品牌线路,受到老方业界欢迎。现场表演的京剧、变脸、武术等中国传统文化节目吸引了老挝观众,老方也在推介会现场安排了独具特色的民族舞蹈表演和传统文化展示。
  老挝副总理宋赛·西潘敦15日在会见中国旅游代表团主要成员时表示,希望双方今后继续采取务实措施,不断推进两国旅游领域的交流合作。
  中老两国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两国旅游往来规模接近100万人次,中国已成为老挝第三大入境旅游客源国。国家发改委举办新闻发布会,指出为确保2018年中国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这一重大改革的顺利实施,近日发改委会同商务部印发了《关于开展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试点版)全面修订工作的通知》,正式启动《清单草案(试点版)》的修订工作。
  此前,发改委发布最新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有关情况时强调,制造业会是其中一项重点。作为外商投资的重点领域,中国制造业的外商投资准入限制不断缩减,已经基本实现全方位的对外开放。
  《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大幅压减了对外商投资的准入限制,在制造业31个大类、179个中类和609个小类中,完全对外资开放的已有22个大类、167个中类和585个小类,分别占71%、93.3%和96.1%。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表示,中国将进一步落实汽车、船舶、飞机等行业开放要求,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据发改委公布信息,中国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行过渡期开放,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限制。船舶行业2018年将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包括设计、制造、修理各环节。飞机制造行业2018年将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包括干线飞机、支线飞机、通用飞机、直升机、无人机、浮空器等各类型。
  随着中国制造业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制造业领域将重点推动集成电路、第五代移动通信、飞机发动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产业发展。近年来,外商投资的重点已经从加工制造逐步拓展到计算机、集成电路、智能制造等高新技术领域,在中国设立区域总部、研发中心的跨国公司近2000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