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系统确实做了大量的努力

  十九大新闻中心于22日举办“教育综合改革”集体采访活动,多位教育领域的党代表出席并回答记者提问。
  更好推动乡村教育发展
  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并强调要推进教育公平,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
  在集体采访中,如何更好推动农村教育事业发展的问题也受到关注。贵州省黔东南州镇远县江古镇中心小学教师黄俊琼代表表示,自己已经在乡村工作了25年。近几年来,在国家的关心和支持下,农村学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的出台,使得农村教学环境得到了改善,愿意到农村学校工作的老师也越来越多了。“就拿贵州来说,农村教师享有不少优惠政策,比如教师国培计划、教师周转房、乡村教师津贴补助等。我想,在党和国家的关怀和支持下,我们乡村教师队伍会越来越壮大。”黄俊琼说。
  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代表指出,在加大对乡村教育的投入上,“我们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他认为,下一步很大一块投入应该放在教师培训上,放在思考如何吸引青年一代到农村学校去工作上。
  针对如何更好保障农村女童教育权利的问题,李希贵也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我30多年前在乡镇的一所中学工作,那时候班上男女学生的比例,女生还是比较低,大概占百分之二三十。我现在回到山东高密老家看,那里农村女童教育已经毫无问题了,男孩女孩都是宝贝。现在在北京海淀北部的农村学校里,包括初中、高中,班级学生中男女比例基本上是各一半,个别时候女生还略多一点。从这些情况来说,我对保障农村女童教育权利的问题有信心。”
  努力实现“三心”教育理想
  针对中国教育改革要走向什么方向的问题,李希贵认为,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北京十一学校考察后讲到的三个“心”:小学阶段要开心,中学阶段要活心,大学、研究生阶段要静心,是教学改革希望达到效果。李希贵说:“小学怎么 ‘开心’?除了课程本身要更加符合孩子在这个年龄阶段的认知规律外,我们还要释放出更多的空间和时间,让孩子们拥有快乐的时光。中学的 ‘活心’,事实上是希望学生能够认识自己、认识世界,把自己打开。大学的 ‘静心’,是希望学生已经通过基础教育,踏上了一条符合其成长的路径,这时候可以潜心去钻研。”
  “为实现这样一个教育理想,我们整个教育系统确实做了大量的努力。过去我们更多是按照我们的意愿塑造学生,不太留心学生的意愿。但今天,我们正在建设一个以创新为引领的现代化国家,特别需要那些在某个领域有个性化见解、有专业知识的青年。”李希贵表示,能否通过教育的转变,通过课程体系的完善,来帮助每一位学生找到自己,发现自己,唤醒自己,最终成为自己,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也是教育工作者面临的一个课题。
  郑州大学校长刘炯天代表则指出,办大学的一个重要任务和挑战就是静下心来做学问,静下心来教书育人,让学生静下心来,在大学阶段更好地成长。“中国发展到现在的阶段,要从中国的问题出发,进行中国的探究,提出中国的答案,最后形成中国的知识体系,形成中国的人才培养方式。中国的很多问题也是世界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解决中国的问题,也是解决世界的问题。我们需要在已有的共同的基础和方法论上去寻找答案。中国今天的大学,要站在这样的起点上去办学,去培养学生。”他说。 十九大新闻中心举办以“教育综合改革”为主题的第六场集体采访活动,上海市教育卫生工作党委书记虞丽娟、郑州大学校长刘炯天、新疆哈密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刘志怀、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总支书记徐川、贵州省黔东南州镇远县江古镇中心小学教师黄俊琼6位十九大代表接受中外媒体采访。
  高考改革让学生发现自我潜能
  在深化教育改革中,高考改革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直面挑战的高中教育和大学教育应如何应对?
  作为高考综合改革的试点之一,上海实现了首届新高考的平稳落地。虞丽娟说:“高考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教育系统内部的联动。在高中阶段,我们实施了学业水平考试改革和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以此推动学生全面而个性地发展。就大学来说,我们进一步扩大了大学和考生之间的双向选择,根据考生考试科目的选择,组织大学设置相应的专业组,以此撬动大学的人才培养改革。”
  “高考改革的探索,让学生慢慢找到了自己、唤醒了自己,走向更加适合其发展的专业之路。”李希贵介绍,今年9月份开学,北京十一学校全校4359名学生有4359张课表。通过学校开发的268个学科课程、30个综合课程和70个职业考核课程,每一个学生都形成了不一样的学习和成长路径。
  推进“双一流”要实实在在去干
  前不久“双一流”建设名单公布,对此,刘炯天表示,要加快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建设,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这次名单的遴选有一套严格的准则,所以结果是值得认可的。但任何制度设计都有适应和完善的过程,随着“双一流”建设推进,办法和规则还会不断完善。
  “归根到底, 双一流 不是用来说的,而是要用来干的,不是排位,而是要实实在在去建设。”刘炯天说,“由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我们要做的必须是 撸起袖子加油干 。”
  高校思想政治课不接地气是个老问题,许多任课老师做了一些新尝试,该如何看待?徐川认为,对此应该一分为二地看。一方面要肯定那些勇于直面问题的尝试,多给一些包容和理解。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保持头脑清醒,所有尝试、教学手段的变化必须服务于教学目的和目标。衡量一堂课或者思想政治工作好不好,最重要的是看学生接受了多少、消化了多少、吸收了多少,而不仅仅是老师在课堂上用了多少种花样。
  培育工匠精神,需要学校和社会两个层面发力
  十九大报告中强调要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进程中,职业教育无疑承担着培养大国工匠的责任。目前职业教育吸引力不够强的问题该如何解决?
  “培育工匠精神,需要学校和社会两个层面的共同努力。”刘志怀表示,就学校层面而言,首先应该转变学生的思想观念,使学生认识到工匠精神对他们成长成才的重要意义;其次要加强师德师风建设,通过老师严肃认真的工作态度和精益求精的治学精神,影响带动学生思想观念认识的转变;第三要在公共课、专业课和校园文化中融入劳动光荣、技能宝贵的内容,让学生在耳濡目染中培育工匠精神。就社会层面而言,工匠精神的培养,需要社会消除对技术和劳动的歧视,同时还应该提高工匠的社会地位和待遇,从制度层面来保护工匠精神。